Haniel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专注入冷坑邪教党千年发狗粮。

[澄↔羡]孽火 1


#我知道我要考试不应该写
#但是不想做题
#不是友情向,蓝湛是个直男
#预警,忘羡绕道谢谢

江澄一大早就被母亲虞紫鸢翻咸鱼一般连着被子拖了起来,同样被拖起来的还有一样如咸鱼魏婴,两人打着哈欠在卫生间碰面,两个180的大男人实实地撞在了一起。

江澄:“......”

魏婴:“早啊晚吟妹妹。”

江澄甩了毛巾一拳揍了上去,魏婴哇得嚎了声撞到洗脸台上。

江澄翻了翻白眼随便洗了把脸,下楼吃早饭。

早饭是姐姐江厌离做的,漂漂亮亮分了五份。江枫眠和虞紫鸢已经吃完去了公司了,江澄接过姐姐倒好的豆浆喝了口,坐下啃三明治。

江厌离:“阿婴呢?”

江澄半睡半醒:“撸。”

江厌离:“......”

江厌离:“阿澄,好好说话。”

江澄机械地嚼三明治,眼皮子都不想抬一下的补眠,传说中撸完了的魏婴跌跌撞撞的下楼,江澄已经吃完清醒开始背单词了。

和平时如出一辙,江澄抓紧分分秒秒时间学习,魏婴做事依旧慢慢腾腾,嚼完最后一口面包舔掉最后一口牛奶,睡眼朦胧套了鞋出门。

“阿婴。”江厌离叫他。

“S市晚上天气冷,你和阿澄都把围巾带上。”江厌离取下衣帽架上的围巾递给魏婴。

“嗳。”魏婴笑,“知道了。”

江澄坐在自行车棚等魏婴,两个人一道骑车去学校。
魏婴把一条围巾扔给江澄。

江澄:“我要黑的。”谁要戴红的,和娘们儿似得。

魏婴:“......”

魏婴:“行行行。”你小公主听你的。

江澄把围巾往脖子上一挂,迎着风一踩脚踏板蹬了出去。

黑色围巾绕过手臂,被2月冷风吹起飘在身后,忽然颈项间一阵摩擦,围巾被人拽了下去。

江澄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是魏婴。

“哎哟,谁家的小美人儿,辫子粗又长。”魏婴学着垃圾古装剧里的纨绔公子,阴阳怪气的。

江澄眼皮子翻了翻:“怎的,敢看上我家媳妇儿了,找打?”

魏婴边笑边按了串车铃:“来嘛。”

江澄嗤地就笑了。

今天开始高三就进入了百天倒计时,江澄比谁都紧张。
进入了高考最后的冲刺阶段,整个高三部都如同一个修罗场,刚刚过完成人礼的年轻学生人手一把刀枪和那些叫理综历史政治的怪兽们苦苦战斗。

每天最放松的时间大概只有睡觉和听魏婴插科打诨的时候,江澄极为珍惜。

江澄走到自己位子上坐下,同桌蓝湛已经在做题了,草稿密密麻麻地打了几张A4纸。

临考前像蓝湛这种保上名校的学神自然没有松懈。

“早。”蓝湛头都没抬。

江澄心想你他妈抬下头会死吗。

但他没说,回了句早,然后坐下开始给自己默写早餐后背的单词。

早自习时间已经被准考生们默认为查漏补缺,江澄理综在年级都数一数二,但被认为拉不开分的英语却不行,拼命读拼命背也只能考个平均分上下,典型的偏科生。

前排属于好学生的自习室,第四排是一道分界线,以魏婴为首的一群疯子。

魏婴一脚踹开扔在地上破烂不堪的教科书作业本,随手捡起一本叫嚣:“谁的啊谁的啊!让不让哥走路了!”

“苏涉的吧。”聂怀桑啃着路上买的饭团,油腻腻的酱汁沾了一嘴巴。

魏婴随手把本子往后桌苏涉的位置上一扔,抢过聂怀桑的饭团啃,聂怀桑也不恼,拽过魏婴的书包掏出卷子。

聂怀桑:“魏哥,自己写的?”

魏婴:“你江哥的。”

聂怀桑哦了一声,低头抄作业。

江澄刚好默到「colleague」,听到魏婴的声音手一抖,漏了一个a。

说实话江澄并不喜欢这个称呼,但也不排斥,他虽然有点不屑于和魏婴周围那干人做朋友,却有一点羡慕他们无所顾忌称兄道弟的朋友关系。

江澄和他们没有什么共同话题,却也因和魏婴的关系和他们不是很远,随便给他们些对自己没有影响的恩惠,偶尔去打场篮球。

江澄很清楚什么样的人才能给他在未来发展上最大的帮助,绝对不是聂怀桑苏涉那些人,他选择蓝湛做同桌也是这个原因。

商人家的孩子从小就被灌输着在道德方面并不正确的利益头脑。

当然,蓝湛也是这个原因。

但是蓝湛家是做教育的。

“江澄。”蓝湛把不知从哪里下载的卷子推到江澄面前,“27。”

江澄想这大概就是他所期望的日常,互相拿垃圾题来搞死对方的脑子。

魏婴躲在桌子底下打游戏,班主任蓝启仁进了门都未曾察觉,聂怀桑赶紧拍了他一下,魏婴把手机往桌肚里一塞,抽过卷子佯装做题。

他显然高估了人民教师的脾性,只有100天了,蓝启仁并不想管他。

魏婴觉得他没师德。

其实魏婴成绩不差,不仅不差,成绩还不错,211985肯定没有问题,蓝启仁不管他也属正常。

江澄和蓝湛举手问题,蓝启仁走过去讲解,魏婴抬眼瞟了瞟,继续刚打了一半的游戏。

聂怀桑凑上来,瞥了两眼游戏界面道:“下午打球?”

“打打打。”魏婴忙着打游戏,“叫上文隔壁班的薛洋,能把宋子琛拉上更好。”

苏涉抬头,眼珠子一转:“三打三还差一个,江澄?”

“他不会来。”魏婴一脸笃定,“他要学习,他学完我们打完正好一起回家。”

苏涉:“啧啧啧,又是学习,你咋和他呆得每天,不得闷死。”

魏婴没说话,二人只当他专心打游戏,回头各干各的去了。

魏婴悄悄抬头,江澄双手撑在桌面听蓝启仁讲题,以他的角度看去是他棱角并不是很锐利分明的侧脸和被宽大校服包裹看不出身材的躯体。

魏婴的目光在江澄秀气的鬓角上转了转,觉得江澄真好看。

蓝启仁和别的老师一样,在黑板一角挂了倒计时牌,魏婴觉得那东西丑的要死,挂上那天蓝启仁还硬逼着全班直视了它半小时。

现在看看牌上数字已经减到了“100”,魏婴觉得理应学习一会儿表明自己是个高考生。

蓝启仁叫蓝湛江澄收作业。

江澄走到他旁边睨了眼:“哟,魏少爷开始学习啦?”

魏婴抬头:“你怎么来了?”

江澄不耐烦地扬了扬一沓卷子:“收作业。”

魏婴摇头晃脑:“我还以为是想我了呢江澄澄,哥哥太伤心...”

江澄一巴掌拍在魏婴后脑勺:“妈的交不交。”

魏婴把皱巴巴的卷子给江澄,不忘面色无辜的揉脑袋。

江澄觉得要是在古代接下来他就该去告官府了,和那些喊捉贼的小偷辩驳时的表情一摸一样。

揉了一会儿江澄也不理他,去收别人的作业。

魏婴觉得无聊,想低头接着打游戏,然而遇到猪队友没多久界面已经灰了,大写的DAMEOVER。

好了,这下游戏也不想打了。

魏婴扔掉手机,抽出一本政治53开始做题。

上课日常不想听,理科嫌简单文科嫌烦,混日子也就100天了,去掉今天99,干脆混到底算了。

魏婴讲这话时引起了篮球队的大多数人的不满,篮球队成绩好的人很少。

聂怀桑上蹿下跳:“别说了别说了,你要是算混日子那真没几个不混的了。”

魏婴想,有啊,江澄。

想着就看见了走到篮球场边上的江澄。

江澄捡起地上魏婴的外套和书包,然后瞥了一眼场外一圈魏婴的小迷妹们。

拿着矿泉水瓶湿纸巾的高一高二小姑娘们被江澄迷的神魂颠倒,差点爬墙。

江澄:“......”

江澄扬了扬手上破布条般的外套:“魏无羡,走了。”

魏婴一扔篮球:“我回家了!”

薛洋接球,跑到三分线外抬手一扔,球进,三分。

薛洋:“好啦好啦,我们队赢啦,说好的请客别忘了啊。”

江澄从口袋里掏出一沓纸巾拍在魏婴汗津津的脸上,动作狂霸拽的像言情剧里不讲理的男主角。

周围的小姑娘倒吸了口凉气,两眼放光。

江澄瞥了眼,鬼知道这群小姑娘在想什么,现在的女高中生都很可怕的。

魏婴笑,一抹一把黑。

魏婴:“这空气质量真差,满天都是灰。”

江澄拉了拉围巾,把下半张脸藏了进去,露出一双与母亲相似的凌厉眉眼,声音却瓮声瓮气地:“分明是你自己三天没洗澡。”

魏婴叫:“江澄!我平日待你不薄!学妹们都还在你怎么能这么揭我老底!”

江澄转身就走:“你他妈吼这么响咋不写个公告贴校门口。”

魏婴笑:“你倒时候还不是你给我去撕。”

江澄跨上车一蹬老远:“我才懒得管你。”

魏婴抹了把脖子间的汗,觉得戴围巾会弄脏,干脆塞进书包里,原本就被书塞满的包又鼓出了一个瘤。

魏婴看了眼戴着黑色围巾头发一丝不乱的江澄,校服穿在他身上也这么好看,一对比自己就像个抢了儿子校服穿的农民工。

“魏婴!”江澄已经骑出了老远,“你爬的吗!”

“嗳,来了来了。”魏婴翻身上车,几秒钟后赶上了江澄。

日子和之前一般平淡无奇,平淡到无法察觉某些东西已经悄悄在转变,自以为是的觉得理所当然。

但生活总会悄悄给些提示,注意到了依旧不定祸福。

he还是be,还是要自己争取的。

#毫无剧情的一章节,不知道在写啥。

评论(13)

热度(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