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iel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专注入冷坑邪教党千年发狗粮。

[澄↔羡]孽火 3


#原作是古风,我写的是现代,人物关系上改变了很多,基本上只是套了个大概的性格,因为环境不同性格也是会变的。还有看到评论想羡澄[。],高中时期是羡澄已经定了,心情好去考个驾照,之后还在犹豫。然后大概没了,我要睡觉了。
#荣耀属于蝴蝶蓝,魔道属于墨香,澄羡属于我[hehe]

食堂的饭极其难吃,混到高三的老油条们一般都是带了家里的便当到学校,然后在教室里用十几分钟时间解决。

江澄和魏婴的便当是江厌离准备,营养均衡又好吃。

江澄便吃饭边看考纲,魏婴边吃饭边看手机。

距离上次浴室外事件已经过去一周,高考也又近了几步,江澄逼迫自己把心思安定下来,他知道现在没功夫想这些事情。

何况对象还是个男人。

不仅是个男人还叫魏婴。

如果自己是个姑娘,或者魏婴是个姑娘,这简直就是兄妹养成,因为是兄妹不能在一起到最后发现一方其实是被领养的那种,虽然他们早就知道彼此毫无血缘关系,姓都不一样。

当然,江澄后来知道了其实兄弟也可以养成。

江澄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想从脑子里赶了出去,快速吃好饭收拾好桌子开始学习。

前脚刚打开书本,后脚蓝启仁就走了进来。

江澄觉得他来的真及时,给了自己一个可以继续放空的理由,毕竟没人想听班主任高谈阔论。

蓝启仁一上讲台,吃完的没吃完的都赶紧收拾了下去。

蓝启仁开门见山的公布了L大准备提前录取两名考生的消息。

江澄浑身一个激灵,原本低着的头抬了起来。

江澄明白他以后肯定是要经商继承家业的,从一开始全家就计划好了他将来的人生规划,其中有一项就是大学专业选商科管理。

虞紫鸢望子成龙,看得上的经商类学校只有三所,分数都很高。江澄不确定自己锈了一样的文科脑子可以在高考那天顺利运转,不拉低他的总分顺利进入那些学校。

L大就是其中一所。

特别是在蓝启仁说到“只考理科”的时候,江澄心跳加速了不止一倍。

这可比高考划算了很多,还可以比别人早放两个月假。

江澄飞快的在心中给自己打起了小算盘,却听到蓝启仁叫到了他的名字。

一起叫到的还有蓝湛和魏婴。

三个理科拔尖的人,没人不明白他们被叫到的原因。

只有魏婴有点纳闷,显然没想到蓝启仁会叫他。

蓝启仁背着手走在前面,三个人并排跟着,等走到了走廊拐角,蓝启仁才慢下步子站定,回头将三个故作镇定的人都看了一遍,开了尊口。

“这会招生虽说是全年级的,但是年级三个理科班,3班没有成绩拔尖的,2班的没有意向学金融,主动放弃了。”

这句话,没人听不出是什么意思了。

三个人的考试,只刷掉一个人,几率看起来很大,但是成绩都不相上下,实际上竞争性大的很。

蓝启仁又说了几句嘱咐好好复习就让三人回了班。

这件事在江澄心里挥之不去,一下午都没有好好听课,满脑子都是提前招生的事。

江澄思考了一下三个人的成绩,二模蓝湛理科总分年级第一,魏婴第二,自己因为专注文科掉到了第四,但是三模翻身到了第一,魏婴第三,蓝湛失利没考好,不能算数。

总之谁也不能保证最后是谁被刷下来,全靠运气了。

晚上做作业时江澄忽然有个想法,如果自己和魏婴一起被录取,那可以一道浪到天涯。

魏婴听了这个想法后说:“这很完美,但是蓝湛肯定占了个名额,蓝老头儿是他叔叔。”

江澄不说话。

魏婴以为他不高兴了,赶紧安慰:“也不是不可能啦,蓝湛三模只考了第十。”

江澄苦笑:“你搞笑呢,那是人家失误。”

因为总分不定,江澄用了百分比来算,除了三模,蓝湛从来没下过80%。

魏婴咬着笔杆,和江澄打忽悠:“说不准你魏哥哥我就都会做,考满分。”

江澄不想和他说话。

虽然魏婴明说,江澄也知道他挺想考上的。他不比江澄前途已定,父亲去世母亲据说在国外,现在寄人篱下,未来都要自己打拼。

江澄继续做物理53,楼下虞紫鸢的尖嗓门又传了上来,估计又吵架了,见怪不怪。

可是今天这场战争似乎有点久了,吵了半个小时多了还没完。

魏婴揉了揉额头,对江澄说:“好儿子,你去看看?”

江澄也烦的不行,扇了魏婴一巴掌:“谁你儿子。”

江澄特地放轻了脚步慢慢挪到父母房门口,房门紧闭,江澄把耳朵贴了上去。

“有什么行不行!阿澄是你儿子,你不怎么这么见不得他好了!”

这是虞紫鸢,江澄皱了皱眉头,晚饭都时候他把提前招生的事和爸妈说了,估计是虞紫鸢要江枫眠去拉关系,江枫眠不答应是可能的,但是也不至于吵这么久吧。

“我哪里不想让阿澄好了,我说了让阿澄阿婴公平竞争,有问题吗?”

完了。江澄想,魏婴是两夫妻的心结,虞紫鸢本来就不乐意让魏婴住进来,十多年了依旧如此,虞紫鸢隔个几天就要找茬把魏婴啰嗦一顿。

屋内一片寂静,江澄大概明白了,江枫眠不想拖关系让他内定,理由就是魏婴。

因为魏婴,江枫眠不愿意把儿子保上名牌大学,虞紫鸢便当场翻脸。

虽然都已经是成年人了心思不再像小时候那般细腻脆弱,见父亲对魏婴好就哭闹不高兴,并且虞紫鸢的主意自己也不是很赞同,但亲生父亲不愿意帮自己是因为别人,江澄还是有点失落。

江澄本无心在听下去,江枫眠却又忽然开口:“而且阿澄就算没考上也有我的公司给他,但阿婴......以后的路要自己拼。”

江澄愣了。

江澄没再次去在意江枫眠又护着外人,他觉得江枫眠说的有道理,魏婴需要这个学位。

而自己,不管上了什么大学都能继承家业,高考失利了大不了出国留学。

屋里虞紫鸢破口大骂,江澄不想听了,快步跑上楼去。

罪魁祸首在吃着芒果,翘着椅子看江澄:“咋去了这么久?”

魏婴知道问别人家事不礼貌,没有问江澄他的父母在吵什么,江澄心底舒了口气,他不会说谎,也没法把实情告诉魏婴,不说是最好的解决方案。

江澄坐下抢了魏婴的叉子叉芒果吃:“蹲墙根一不小心上瘾了。”

魏婴把江澄的叉子扔过去:“眼睛不长?你的在这。”

江澄看见魏婴手机亮着,伸手给他关了:“你最近玩手机越来越多了啊,还打不打算考试了魏婴同学。”

魏婴笑:“我做了好多题了江老师。”

江澄一瞄,魏婴真的认真开始准备起了提前招生考试。

江澄其实有一丝不甘,他摸着练习册粗糙的纸张,眼神涣散。

他转头看向魏婴,仍旧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他永远都是这幅表情。

江澄想,其实也没多大事儿,这回没上大不了高考,两个人扯吧扯吧一起上L大的几率很大。

但毕竟还不知道魏婴对他的态度,要是自己上了,魏婴和自己一个学校的意思呢?

江澄的笔杆掉在了桌子上。

魏婴:“想啥?”

江澄顺口:“想你。”

魏婴:“知道你喜欢我,来,么一个。”

江澄:“......”

从小到大魏婴就喜欢开这种玩笑,幼儿园的时候老师逗他以后要和哪个小朋友结婚,他说江澄。

后来被笑了好久,童言无忌。

后来有个小学妹和魏婴表白,他一把把江澄抓过来说,看清楚我是有女朋友的。江澄当时恨不得一拳揍上去,碍着公共场合忍到了晚上才揍,然后经历了一年学校女生促狭目光的洗礼。

江澄觉得他对魏婴来说只有童言无忌,或者挡箭牌。魏婴天天和聂怀桑一起看成人杂志,对着那些胸大腿长的模特流口水,直的不行。

但也保不准魏婴弯不过来的,江澄安慰自己,到现在他也没谈女朋友。

扯远了。江澄想,一想魏婴脑子就上天。

江澄一直觉得自己是最了解魏婴的那个人,但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魏婴对他什么态度。

但是自己是喜欢他的,很喜欢。

为喜欢的人放弃自己的利益,江澄觉得自己很酷。

想明白了之后江澄决定不复习了,随便乱考一通,分数也别拉的很大,他怕虞紫鸢看出他的心思。

要是虞紫鸢知道自己为了魏婴放弃这么个好机会,估计得骂到他跳楼,然后追杀魏婴一辈子。

江澄笑了笑,赶走了魏婴,上床睡觉。

评论(7)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