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iel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专注入冷坑邪教党千年发狗粮。

[羡澄]孽火 5

#乱七八糟的更新

#下一章开始谈恋爱大概

#江家姐姐世界最美


蓝曦臣挑了挑眉,没有说话,接着慢吞吞地喝茶,直到将一杯云南苦丁喝完,才看向杵在门口挡柱子的魏婴。

柱子抿了抿嘴唇,抬眸与蓝曦臣的视线对在了一起。

两人都没有开口,魏婴不知道蓝曦臣什么用意。少年人的众多心事变成了长长短短的木板从心口伸出围成了一个水桶,让江澄获得保送名额的这条木板特别短,几乎贴在了心口。因为注意力永远与最低处平行,所以魏婴此时只能注意到这件事情。

蓝曦臣也不过大学刚毕业,本质上还在学生与老师的过渡期。魏婴来前他看了三个内定学生的答卷,蓝湛无懈可击,自恋了一下因为那是自己弟弟后拿起来江澄和魏婴的卷子,魏婴只比蓝湛低了两分,江澄还差了魏婴6分。

据平时蓝启仁和蓝湛的描述,江澄是个实实在在的好学生,底子不错学的踏实,文科是短板也一直没有放弃过。而魏婴,用蓝启仁的话来说就是“好米非往糙米队扎,久而久而也染了一身灰,糙米白米分不清了。”。

蓝大校长大学四年主修教育,本要考研,但父亲突然中风,匆匆忙忙毕了业来接受云深中学,不少老师唏嘘短叹要是蓝曦臣的能力留校几年都能做大学校长。

蓝曦臣自然对自家叔父那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古板理论不认同,但他没说,只是默默查了一下魏婴高中几年的理科成绩,平时分很低,大考成绩却总是高得稳定,蓝湛都还有一次失误,他一次都没有。

是个天才,蓝曦臣这么评价。

然后他上了云深中学的贴吧。

果然有提到魏婴。

仔细一看,“盘点高三A班魏婴和江澄的那些事”。

蓝曦臣:……..

蓝曦臣手有点抖,点开往下划了划,和想象中的一样是个腐女贴,他曾经也经常被女生yy和哪个男生谈恋爱,非常懂套路的了解了魏婴和江澄关系好。

魏婴在蓝曦臣心中被下了“底子好,和所有学生关系都很好。”的定义

但是没想到关系这么好。

江澄晕倒的事情蓝曦臣听说了,魏婴抱他去医务室的事情当然也一并听说了。这除了能被作业太少的女孩子yy以外没什么特别的,当年他低血糖的时候金光瑶也这么干过。

但是为了江澄放弃保送名额这事儿蓝曦臣吃了一惊,一大惊。

他边喝茶边想边把以上的事情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想完的时候茶早喝完了,杯沿干干地贴着嘴唇,有点尴尬。

一尴尬就忘了怎么开口。

魏婴不知道蓝曦臣丰富的心理活动,以为蓝曦臣没听见,只好又说了一遍。

“校长。”

魏婴开口,蓝曦臣并没有打断他,默认了他接着说下去。

“校长,把我的那张卷子拿出来吧,我弃权。”

蓝曦臣缓过了劲,恢复了他翩翩公子处变不惊的样子,双手交叠在下巴上对魏婴道:“先进来坐。”

魏婴眨眨眼,进去坐到了蓝曦臣对面。

蓝曦臣起身倒了两杯苦丁,深褐的叶子慢慢舒展开褶皱,将茶水染上淡棕,一股清苦的茶香在校长室弥漫开来:“考累了吧,先提提神。”

魏婴:“…….”

校长要他喝怎么能不喝,又不是什么不好的东西。

魏婴不客气,端起茶杯就灌了一口,差点吐了出来。

蓝曦臣怎么喜欢喝这种东西,不过确实……提神醒脑。

始作俑者看成魏婴被苦成了一张苦瓜脸,脸上依旧带着没心没肺的微笑,拿了张纸巾让他擦掉嘴边漏出来的水渍,这才开了尊口。

“现在清醒了,告诉我还想放弃吗?”

魏婴顿时明白了过来,蓝曦臣这是担心他一时冲动没有想好,他心底产生了对蓝曦臣的一点好感,这个人比班主任蓝启仁和蔼多了。

魏婴点点头:“我想好了。”

蓝曦臣拿钥匙打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沓没批的卷子,魏婴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刚才的考试卷,背面最后一题奇形怪状的几何图形十分显眼。

蓝曦臣把魏婴的卷子找出来,摊在桌上,一只手指点着卷子,抬眼对魏婴说:“你这次考得不错。”

魏婴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

蓝曦臣:“下功夫了吧,听说考前你很努力。”

魏婴有点不耐烦,但是要成事必须要有耐心,他抽了抽嘴角接着听。

蓝曦臣见魏婴没说话,话锋一转:“是因为江澄?”

魏婴一怔,随即抬头,蓝曦臣的瞳孔里印出自己的模样,一副“我什么都知道了”的表情。

蓝曦臣把江澄的卷子也抽了出来,嘀咕道:“江澄这回考的是不怎么样。”

魏婴急忙辩解:“因为他今天忘记带药了,他平时成绩很好的。”

说完又发现自己失言,蓝曦臣当然知道江澄成绩好。

魏婴低头没了话,蓝曦臣偷偷看了他一眼,将魏婴的卷子往前推了推,道:“这种事情是不能做的,但是…..”

蓝曦臣还没说完,魏婴一把拿过了卷子,撕个粉碎。

蓝曦臣:“……..”

魏婴拿着满手的碎片:“都但是了就算能做的吧,蓝校长,我看过校规,没有这条,除了我刚顶撞师长是不是要罚扫包干区一周?”

蓝曦臣终于如愿体会到了叔父,摆摆手让他滚。

魏婴嘴甜地“谢谢校长”,然后麻溜的滚回了班级。

江澄在医务室睡到了下午放学,头疼已经好了,但嘴唇依旧苍白,下床时脚步发虚,江厌离在一边扶着他出门,魏婴靠在医务室门口,手里拿着他的书包。

江澄看了他一眼,没头没脑地问:“今天不打球?”

魏婴想你都这个样子了姐姐也在我再打球我禽兽吗?

魏婴:“不打。”

江澄点点头:“哦。”

然后都各怀鬼胎的没了话,魏婴推出自行车,三个人并排走回家。

江厌离接到江枫眠的短信,江枫眠和虞紫鸢不回家吃饭,江厌离想了想,带着两个弟弟去下馆子。

三人点好了菜单,江厌离抬头准备叫服务员时,餐馆的门被推开了。

进来的是一群高个子的大学男生,吵吵闹闹地中间簇拥着一个黑框眼镜加三七分翻飞显得很骚包的男的,魏婴认识,江澄认识,江厌离更不用说。

金子轩一个富家大公子,没有一点绅士气质,成了个纨绔公子,身边还围着一圈“小弟”,活像个黑帮老大的儿子。

姐姐怎么会看上这种人。江澄和魏婴对视了一眼,心照不宣的皱了眉头。

金子轩的母亲和虞紫鸢是发小,金子轩很小的时候就经常和母亲一起来江澄家里玩,那时候江澄还小,魏婴还没住进江家,江家只有江厌离一个女孩子同龄,很喜欢金子轩,经常拿着糖果零食去和他玩。

但是三岁认字五岁背诗还长了一张帅脸的金子轩小帅哥看不上普普通通的江厌离,对江厌离得示好置之不理甚至恶语相对希望她能放弃。长大后两家人不像以前走动的这么勤快了,然而江厌离却一直喜欢他到了高中,拼死拼活考上了他的大学。

金子轩作为学生会主席,天子骄子脾气较之前更甚,看着学生会申请名单上的江厌离,眉角跳了跳,调出了江厌离的个人资料。

右上角的一寸照赫然是从小对他穷追猛打的江厌离。

一旁的副书记是个梳高马尾的女生,瞄了眼金子轩的笔记本屏幕,道:“哟,你居然会去看资料,女朋友?”

金子轩翻个白眼:“女你妈,我的一个小迷妹,从小喜欢我,都追到这儿来了。”

女生嗤嗤得笑了几声:“那你打算怎么办?要不直接刷下去呗,反正我看她……也没什么好留的。”

金子轩沉默了几秒,然后把江厌离的资料调进了宣传部——江厌离资料上的志愿。

然后一歪嘴,满脸不屑:“怕她回家和她妈妈哭,那我妈就要来找我了。”

副书记啧啧了几声,叹了口气,不知是同情金子轩还是江厌离。

至于江厌离会不会跑去和虞紫鸢哭,在这个大学里只有金子轩一个知道了。

这个故事不胫而走,一天后便传遍了全学生会高层,大有向学校扩散的架势。经过大学没事干又没有男朋友的金子轩迷妹团添油加醋,逐渐演变成了“富二代女大学生托关系进大学追高富帅,男方嫌烦又害怕间离两家关系只好妥协”。

江厌离一夜成校园红人,那种不被待见的红人。

这一切两个弟弟都不知道,江厌离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诉过一句苦,只把委屈难过嚼碎了偷偷往肚子里咽,都快胃结石了。

而今天无意间的出门吃饭却让魏婴江澄撞上了。

金子轩旁边一个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的平头男说“哟轩嫂子在那诶轩哥”,金子轩一拳头打在那个男生小腹上:“嫂个屁,我看得上她?”

一堆男生笑成了一团,江澄隐隐约约听到“还带着两个男人,啧啧啧……”

江澄一皱眉,刚要起身,魏婴一脚踢翻了一把椅子,走过去一把拽住了那个碎嘴巴的衣领。

魏婴长得和碎嘴男差不多高,直接把碎嘴男拽得弓了身子:“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给我听听?”

碎嘴男被掐得只能发出哑了嗓子的喘气声,睁着一双贼眼向金子轩求助。

魏婴眉眼一转,像看猴子似得上下打量了一番金子轩:“哟,金大公子,不错啊,几年不见变混混头儿啦?”

金子轩觉得很丢人,又被魏婴嘲讽一番,嘴巴棒槌了起来:“魏婴?江枫眠抱回来的那条狗?你有什么资格……”

“和我说话”这四个字还没出口,轩哥就被踹退了几步,他一抬头,面孔因为疼痛和愤怒扭曲变形,看向身前站着因愤怒而眉头紧锁的江澄。

江澄收回腿,朝金子轩跟前近了一步:“他没资格,那我有没有资格?”

魏婴像是没理解他们对话一般哇了一声:“江澄你睡了一天身体倍儿棒啊。”

江澄:“……”

金子轩的几个小弟都是文弱理工男,退到一边站着根本不敢动手,金子轩直起身子看向江澄,魏婴一把把手里那个玩意儿甩了,一挺身站到了江澄前面。

魏婴:“别欺负我弟弟啊,咱们好好打一场,一会儿赔偿费一人一半。”

江澄上去拽魏婴,拽不动,本来就只是示意他滚远点。

魏婴:“看来我弟弟很想和你一决胜负,那好吧,你小心点,我弟弟下手没轻重,也就我能治治他。”

江澄:“……魏婴你他妈给我滚一边去。,”

魏婴一弯嘴角,滚到江厌离旁边去了。

江澄并没有打算打架,公众场合之下,已经引了一帮人来围观了,他一点都不想引一大帮子人,形象不好。

而且他也打不过金子轩。

但是金子轩好像想打架,江澄看着面前面如豺狼的金子轩,头皮发麻。

箭在弦上,明知射不出去也只好射了?

江澄心底叹了口气,正想挽起袖子上去干,江厌离终于开了口:“阿澄。”

亲姐,简直是救星。

江厌离起身,眼眶有些红,她把江澄拉到身后:“回家了。”

金子轩看着眼前姐弟情深的戏码,不明所以。

“阿婴,你和你弟弟回家,姐姐回趟学校。”江厌离声音温婉,用柔弱的身躯摆出了刚硬的姿态,面对金子轩刚才的冷言冷语,施行了最温暖的反击。

阿澄是阿婴的弟弟,我是他们的姐姐。

魏婴咧嘴一笑:“嗳。”

江澄不露声色的翘了一下嘴角,看了眼寡不敌众的金子轩,嗤了一声:“垃圾。”

说完,目中无人的径直走出了大门。

 


评论(10)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