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iel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专注入冷坑邪教党千年发狗粮。

孽火 7

#I am the king

#儿子叛逆期,你爹永远是你爹

#恭喜孙杨摘银,预祝中国游泳队再创佳绩,诗文姐姐早日回归领奖台

 

只剩10天就是高考。

班里安静地压抑,能清晰地听见水笔与粗糙纸面的摩擦声,蓝涣来过一次,女孩子们都连忙挺起身子做出影视作品里高三学霸女主角的形态,江澄嘴角抽搐了一下。

其实校长只是来看蓝湛和聂怀桑的,朋友。

江澄知道这件事当然是蓝湛告诉他的,那天谈话一开始江澄还是对蓝湛深表同情的。

虽然不是同桌了,每天傍晚放学,蓝湛和江澄都习惯性留下来分享那些奇怪的题目,大多数的蓝湛找的,其实江澄懒得做好学生,要是没有那些题他就是条咸鱼。

蓝湛一边给江澄翻题一边抱怨:“我真怀疑聂怀桑少上了三年学,他什么都不会。”
蓝湛:“昨天居然问我正态分布的μ是平均数还是方差。”

江澄:“……我觉得他是想问sigma。”

蓝湛满脸痛苦:“没错,你真聪明。”
江澄拍拍他肩表示安慰:“你哥怎么这样,你可以让他自己教。”
蓝湛面色一滞:“我哥很忙的…...”
蓝湛:“他说要是我教不好他是自己教来着。”

江澄唰唰唰地抄题目:“那正好啊。”

蓝湛:“不行,我哥白天要管学校晚上要学习,他在考研,好累的。”
好了,没有同情了,从这句话开始。

江澄收好本子去整书包,不太想理这个兄控。

但是不说话太没礼貌,于是江澄想点评几句。

还在构思是说“你哥好厉害啊”还是“那你好好加油”的时候,蓝湛又说:“你知道吗江澄,我考上保送以后我哥同意我和他一起睡了。”

江澄抬头,看见了蓝湛的面瘫脸上露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江澄:“好,那很好啊。”

江澄摆摆手和他再见:“注意安全。”

蓝湛:???

江澄轻而易举地在篮球场找到了魏婴。

魏婴正在投三分,橙色的篮球精准的钻入灰扑扑的篮网。

江澄:“魏无羡!”

叫完以后江澄就后悔了,他发现自己宛如一个催球瘾老公回家的小媳妇。

其实这个场景已经存在好几年了,只是因为江澄最近比较敏感,比较什么都喜欢往那方面想,俗称热恋。

魏婴走过来拍了下江澄后脑勺,力道不大但猝不及防,江澄被拍地头往下点了一下。

江澄气:“你神经病啊。”
魏婴背着书包过来:“拍疼了?我给你揉揉。”说着就把占满灰的黑手伸向江澄的脑袋。

江澄往前迈了一大步躲开了。

魏婴追了上去。

两个人在操场上你追我我追你,下班接弟弟的蓝涣站在楼梯上看了5秒钟。

蓝湛走出来:“哥?”

蓝涣回神:“你怎么这么早。”
蓝湛不解,平时也都是这个时间啊?
蓝涣指着魏婴江澄:“这两个是不是你同学啊,哎那个矮一点的不是你说和你关系最好吗?”

蓝湛虽然不是很明白蓝涣想干什么,还是回答了:“他们住一起,晚上一起回家的。”

蓝涣:“卧槽,住一起的啊。”这要被女生知道了就好玩了哈哈哈哈。

蓝湛把包给蓝涣:“你说脏话了。”

蓝涣:“自己背。”

蓝湛:“不要不要,我昨天做仰卧起坐肩拉伤了,疼。”
蓝涣盯着弟弟看了3秒:“你什么玩意儿,这都会拉伤。”

但好哥哥还是帮弟弟背了。

江澄远远地看完了全程,蓝涣蓝湛推来推去简直可以去拍偶像剧。

江澄:“魏婴,蓝湛他哥哥帮他背书包了,你……”

魏婴一踩脚踏板冲出去了10米。

江澄:“……”

妈的,这种男朋友。

 

高考那天,传统性地下了小雨,魏婴起得不早不晚,穿衣洗漱完下楼的时候江厌离刚做好早餐,江澄摊在椅子上玩手机。

江枫眠和虞紫鸢早早的去公司了,只留下了两份残余的早餐,江厌离又煎了一个鸡蛋给魏婴,然后转身去房间换衣服。

江澄终于打光了消消乐的体力,转头问魏婴:“今天吃啥,姐姐说你定。”

魏婴嚼着满嘴鸡蛋面包,含糊不清:“炖鱼或炖个鸡吧。”

“什么?或炖个什么?”江澄没听清。

魏婴把嘴里面包拼命咽了下去:“或炖个鸡吧。”

江澄:“哦,下次说鸡不要带吧。”

魏婴:“……”

魏婴去摸江澄大腿:“我今天高考你能不能不讲黄段子?”

江澄一把拍掉魏婴的手:“姐姐在。”

江厌离垂着眼睛面无表情地坐下。

下雨天不能骑车,江枫眠让公司的司机来送魏婴,江澄和江厌离也跟去了,三人在车内无言,气氛有点压抑,司机几次想打趣活跃气氛,都被江厌离轻言细语地堵了回去。

魏婴透过被雨丝打毛的玻璃车窗看向外边,一片家长送考生的场景。

有点想爸妈,这可不好。魏婴想。我都不知道他们在哪,想个屁啊。

江澄瞥了眼魏婴,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塞到魏婴手里,冰冰凉的,激地魏婴浑身一怔。

魏婴低头一看,是江澄的九瓣莲吊坠,虞紫鸢找人开过光的。

魏婴小声说:“这可不能乱给人。”

江澄心里一阵扑通扑通,这场景太像小媳妇送丈夫赴京赶考了。

见江澄没说话,魏婴眯眼笑了笑,系在了脖子上。

平平静静地挥挥手魏婴就进考场了,江澄站在校门口看着魏婴的背影被人海埋没,呼出一口气转身,江厌离在身后。

江家姐弟去了Costa打发这3个小时,江澄一口一口吸着冰摩卡,等水平面下去了一半,他终于开了口。

江澄:“姐,我有件事情和你说。”
江厌离点点头:“你说。”
江澄托着额头,不知道从哪开口。

江厌离放下占满奶霜的银勺:“你是要告诉我你和阿婴在一起了吗?”
江澄:“……”

江厌离:“别看着我,我早就知道了。”

江澄觉得自家姐姐大概是个神偷。

江厌离抿了口奶霜放下勺子,道:“早恋倒也不算了,就是同性恋是个问题,还有你们法律意义上是兄弟。但其实没必要在意这么多了。谈恋爱什么的说到底也就是两个人的事,关心别的人干什么呢。像我这样,喜欢一个全世界都绝对登对的人这么多年,但人家不喜欢我,还不是一切白搭。世界太大,要能找到和自己相爱的人太难,好不容易有了,就不要想那些有的没的了。”

江澄一下下咬着吸管,沉默不语。

江厌离接着说道:“江澄,爸妈不是相爱的,你知道的,他们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妈妈最希望的不是你有多优秀,而是希望你能娶到自己喜欢的人。只是啊,在她看来,足够优秀的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喜欢,她和爸爸不能相爱,她大概觉得是她不够优秀的缘故吧。所以不要想太多了,江澄,我们家经商,不是什么名门世家,不会有什么祖训祖规,所有人都喜欢你能幸福。”

江澄露出一个笑容,算是开解了心头难题,心情也比之前轻松了许多。

时间还早,江厌离拿出iPad看电视剧,江澄也打开漫画,但看不怎么进去,江厌离的那番话还驻留在脑子里,夹杂着喜悦。

语文不是魏婴擅长的科目,但是这么长时间的复习下来应付考试还是没什么问题,理科生又不用文科拉分。

魏婴做得不快,刚好卡在计算好的时间一步步完成卷子,到最后的作文,也是卡着写完。手很酸,放下笔后舒张都有些困难,魏婴用左手给右手做着按摩,安静地等待监考老师收卷。

出场的时候魏婴被晓星辰拉住了。

晓星辰:“呀,真巧。”

魏婴:“……您真会开玩笑。”

晓星辰呵呵地说:“我中午没地方吃饭了,宋岚不在这个校区考试。”

魏婴想起晓星辰家远,是一个人租了房子在附近的,中午就去宋岚家吃饭。

魏婴答应:“那行吧,反正没什么不认识的人。”

晓星辰跟着魏婴回了家,江厌离把做好的菜热了一下就端了上来,大概是考试考累了,魏婴啃鸡翅啃得满嘴都是油。

江澄眉头没松过,终于看不下去了拿了张纸巾丢给魏婴。

善于察言观色的晓星辰眯了眯眼,被江澄看到了。

江澄尴尬地收回了手。

晓星辰拿起手机给江澄发微信:你们俩是

江澄差点把手机甩出去。

晓星辰:哈哈哈哈哈哈哈

江澄哆哆嗦嗦地打出一行字:你又知道了

晓星辰:害羞个p啊,我和宋岚都出柜了

江澄:[lala跳舞.gif]

江澄:厉害

晓星辰:考完试暑假一起玩啊

江澄:gay吧?

晓星辰:你要去跳钢管舞我回去看的

魏婴终于吃饱了,凑到江澄跟前看他手机屏幕,江澄连忙把手机一藏。

魏婴:“你干啥不给我看。”

晓星辰平静地放下手机吃饭,如一个大家公子。

完全不复聊天时的癫疯子病。

可怕的人。江澄想。

魏婴:“居然不理我,你刚才到底在干嘛?”

晓星辰,我一会儿撒谎你不要拆穿我,谢谢。江澄祷告。

然后一个被万众女性夸赞的好听嗓音入了江澄的耳。

晓星辰:“在说去gay吧。”

江澄:……

江澄真想拿把剪刀戳哑了晓星辰的喉咙。

魏婴若有所思。

江澄摁亮屏幕,发现晓星辰已经发来了回复: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污

江澄:cnbb,四个gay不去gay吧还去昆仑山滑雪吗?

晓星辰没有马上回复,安安静静地吃晚饭,然后去江澄房间休息了。

江澄也没在意,帮姐姐一起洗好碗,发了屏幕亮了起来。

晓星辰:随便去哪啊,只是两个人去有点太无聊了,跟团去大多数人还是理解不了同性恋的吧,所以就会也找是同性恋的人一起旅游啊。

江澄握着手机,脑内再次陷入了苦战。

说到底,同性恋还是异类啊。


评论(1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