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iel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专注入冷坑邪教党千年发狗粮。

[黄刘]无题

#我无聊,没事干

刘小别选职业的理由非常简单,因为觉得剑客比较帅。
十几岁的中二少年喜欢做英雄梦,但大部分都是想披个披风拆房子,顺便拯救拯救世界。
最好还有钱,把那些钢筋外露的破房子变成带电梯酒吧放映厅的豪华大宅。
而刘小别等一干沉迷中华文化的中二病,整天想着成一个布带束发腰间佩剑,只穿一只袖子管的帅气剑客。
以至于黄少天的小号天下第一贱第一次碰到飞刀剑,头顶的文字泡接连不断。
“你这穿的什么玩意儿?”
“这寒酸的小破布。”
“看着就惨啧啧啧。”
“哎哟还绑头发。”
“姑娘家似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飞刀剑在屏幕中站立不动,刘小别在网吧里咬牙切齿。
同行的网瘾少年沉默,刘小别可是他们公认的老大,操作牛的一逼,这个眼生极了的新人号估计要被打。
果然,飞刀剑的头顶冒出了三个文字泡。
“jjc。”
“房间444”
“密码caonima”
天下第一贱飞快地进入了房间,并且在围观人群刚进房间5秒,就把飞刀剑打翻在地起都起不来。
黄少天翘着腿刺溜刺溜地喝下半罐可乐,得意洋洋地开始点评。
“手速快很屌?很厉害?”
“录视频没?多少个操作是多余的?”
“没有一点防御意识。”
“光想着攻击”
“你攻速快,不过也就菜鸟躲不开”
刘小别看得脸上一阵燥热,忍不住问。
“你是谁?”
天下第一贱头顶出现了最后一个文字泡。
“你爸爸”
刘小别刚想骂人,天下第一贱已经下线了,他愣了几秒,才让飞刀剑起身,心情郁郁地走出房间。
那边方世镜正在数落黄少天:“有事没事又去搞人家中草堂的小朋友,你多大能耐啊你,一个要出道的职业选手,这么不稳重,你以为你那马甲号没人知道?被扒出来又要上头条......”
黄少天听得心不在焉,呼呼呼地吸着空易拉罐,把腮帮子吸得瘪瘪的。
方世镜一脸恨铁不成钢。
另一边中草堂已经闹翻了,扬言要去教训教训蓝溪阁那个天下第一贱,可迟迟等不到黄少天上线,反而等来了王杰希。
王杰希知道天下第一贱是黄少天,但黄少天还没出道,就算说了也没什么人知道,干脆默不作声,去翻了那个jjc视频出来随便看看。
谁知一看,就看出了微草的未来。
虽然打法过乱,意识浅薄,但飞刀剑的操作依旧超过了一般玩家。王杰希将视频颠来倒去看了好几遍,觉得可塑性很高,又把视频发给了方士谦。
过了十几分钟,方士谦发来回复。
“挖人。”
刘小别就这么被收进了微草青训营,成了王杰希的亲传子弟之一。

进了青训营的刘小别,打心底里觉得一定是自己在公会的光荣战绩引起了大神的注意,终于靠自己努力撑起了一片光明未来,成为打倒恶势力拯救江山的......嗯,预备人员。
没人向他提起过天下第一贱,他也没有再想起过那个把飞刀剑打翻在地爬不起来的黑衣剑客。
只是每次和王杰希等人一起看蓝雨的比赛,觉得夜雨声烦莫名的熟悉,刘小别把它全部归因为了“同职业总会有些相似的吧”,盘算着自己什么时候能超过黄少天。
袁柏清笑道:“......刘小别天天在做白日梦,指望一出道就是剑圣。”
柳非高深莫测地点点头:“年轻人有梦想是好事。”
周烨柏去拍刘小别的肩:“我们别啊,忒厉害,瞪一眼夜雨声烦就倒了。”
王杰希方士谦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几人赶紧噤声,刘小别余光扫到,高英杰和乔一帆正猫在一起哧哧的笑。
没人信他能一举超越黄少天,虽然这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刘小别心里还是有点苦涩。
刘小别想超越黄少天的欲望在微草强得独特,新人里高英杰没什么竞争意识,对打倒王杰希毫无意识,袁柏清是方士谦一手奶大的,乌鸦还反哺呢,周烨柏安详度日,没事就打ll抽小姐姐,柳非对周泽楷有少女怀春的非现实主义幻想,排除在外。
于是在微草训练营,“打击”刘小别成了日常,只要刘小别一搞事,一心浮气躁一装逼,就会收到四面八方的“剑圣啊”“我们别要搞死黄少天拉”“冠军就靠他我和你讲”。
王杰希发现这能很好的抑制刘小别的过度自信,也就对这些冷水睁只眼闭只眼了。
久而久之,黄少天成了刘小别的一根心头刺,总喜欢在他感觉安稳舒适时扎上两下,提醒着他要打败黄少天,成为荣耀第一剑客。
第七赛季袁柏清和刘小别同时出道,新人秀只有刘小别上场,新人剑客,选黄少天做挑战对手是情理之中的,除了微草对内以袁柏清为首的笑得促狭,其余人皆是面容平静。
王杰希把刘小别叫到一边:“不要求胜,多观察多思考,人家是怎么做的剑客。”
那场比赛并没有像想象中的很快结束,谁也没想到黄少天居然带着宿敌战队的小剑客,也许是他未来最大敌手,打起了指导赛,不懂行的观众一片唏嘘,有感叹刘小别压制了黄少天,也有谩骂黄少天不好好打,喻文州王杰希等人却看得分明,黄少天这已经不只是给刘小别台阶下了,就算是职业选手和剑圣打一场的机会也难得的很,更别说是指导赛。
苏沐橙跑过来小声问王杰希:“黄少知道刘小别被你挖进微草么?”
王杰希点点头:“我和他讲过。”
不止和他讲过刘小别进了微草,黄少天还经常问起刘小别的近况,并且对刘小别被队友“打击”超不过黄少天的事情哈哈大笑。
王杰希觉得这些不能告诉苏沐橙,现在的小姑娘都有点匪夷所思的心思并会付之于行动,很可怕的。
而在操作室内,刘小别正经历着漫长的对战。
飞刀剑没有想象中的不堪一击,夜雨声烦也没有描述般的神乎其神,然而只要操作一快,就会被打断,发挥不出特长的刘小别在电脑前急得额角冒汗,只能一下一下敲击键盘阻挡夜雨声烦的攻击,寻找着黄少天操作漏洞或空隙击上一击。
一场新人秀打了近30分钟,职业选手们看得两眼放光,观众却都有些昏昏欲睡时,终于结束了。
飞刀剑意料中的倒下,夜雨声烦却也只剩了一点血条。
黄少天似乎心情很好,在观众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揉了把刘小别发丝柔软的脑袋。
“回去找你们队长要我qq号。”
被揉的刚要冒火的刘小别一听这话,明白了黄少天大概是要带他练习,兴奋地嘴角忍不住上扬,在观众面前和黄少天友好的握手鞠躬。
本来担心刘小别要耍小脾气的王杰希松了口气。
黄少天回到战队,喻文州给他递了瓶水,看着他咕噜咕噜喝了,斟酌了一下开口。
“蓝雨不需要这么多剑客。”
黄少天被吓得水倒进了气管,呛得使劲咳。
“不不不,队长。”黄少天拼命摆手,“我没想挖人,就算想了王杰希也不会放的好吗?”
喻文州蹙眉:“那你......”
黄少天往椅子里一坐,咧嘴笑道:“你要问我为什么打指导赛?因为他可爱呀。”
可爱的小新人迫不及待去打开手机登上QQ,检查了一万遍自己的名片空间有没有什么不堪入目不够帅的东西,然后问王杰希要黄少天的QQ号。
王杰希如临大敌。
向来稳重的微草队长抓着刘小别的肩语重心长地说:“小别,蓝雨不缺剑客。”
刘小别一脸莫名其妙:“我知道啊。”
王杰希依旧很紧张:“但是微草缺。”
刘小别抓抓脑袋:“我知道啊,所以我要让黄少天前辈陪我打训练,你干嘛一副女儿找了个矮穷矬的样子,爸?”
一旁的方士谦笑成一摊。
王杰希在给号之后抽空给喻文州打了个电话:“小别已经大了,不适合接手夜雨声烦。”
喻文州慢条斯理地把黄少天的头按到键盘上:“不缺,谢谢。”
刘小别看着屏幕中抽搐不定的流木,紧张的打了一行字。
“前辈,你还好吧?”
袁柏清端着一杯水从刘小别电脑前路过,噗的喷了一键盘。
深夜,被方士谦加训完的袁柏清回到宿舍,给周烨柏讲了抽搐的流木:“......我怀疑他们剑客都有点毛病。”

第七赛季,刘小别的出道赛季,微草拿了第二个冠军。
欢呼雀跃过后,方士谦公布了自己退役的消息。
袁柏清抱着自己师父一句话不说,任方士谦怎么哄都不撒手。
刘小别安静地看着自己的同期队友,心里生出了一丝丝羡慕。
虽然王杰希也对他也如方士谦对袁柏清,但不同职业之间总有隔阂,更何况后来还来了高英杰......
刘小别不敢往下想。
他忽然很想和黄少天说话,也许是同职业之间的通融,也许是自新人秀后的莫名信任依赖,他打开手机,在会话框前几个找到黄少天,点开,却不知道发什么好。
写了删删了写,最后只发了一句。
“方前辈退役了。”
发完有发觉毫无意义,愤愤地关上手机,去和队友一起给方士谦准备退役聚会。
袁柏清很沉默,方士谦怎么哄他逗他安慰他都没有用,王杰希给刘小别递了个眼神,刘小别认命起身,抬脚踹了袁柏清一脚。
袁柏清眼皮抬了抬。
“干嘛呢?退役了又不是见不到了,你咋和小孩儿上幼儿园似的,离不开妈啊?”
袁柏清嗤的笑出声:“你他妈知道个p。”
刘小别皱了皱眉头。
袁柏清转着装着果酒的玻璃杯,有气无力的笑道:“是不是觉得我很开心?一进俱乐部就有师父带着,一进俱乐部就是全明星账号卡接班人。”
“一直前头有人担着治疗的担子,现在前头没有了。以前有人会告诉我该这么打哪儿错了哪儿急了,现在没有了。”
“支柱没有了。”
“害怕比不上师父,微草毁在我手里。”
“害怕别人说我是治疗之神,只因为师父退役给我腾的位子。”
刘小别心如乱麻。
袁柏清的支柱是方士谦,因为从一开始方士谦就是他的专属导师,那他呢?王杰希肯定不算,黄少天吗?
大家都担心着一样的东西。
要是等到黄少天退役,还没有胜过黄少天,那这剑圣也名不属实。
思绪一开就收不回来,刘小别想到黄少天退役又有些五味杂陈。
幸好这时柳非叫人一起玩UNO,才从那之中抽出思绪。
散会后刘小别站在宿舍楼底,手机连上WiFi震了起来,刘小别狐疑着是哪个狐朋狗友,一打开却是黄少天。
“是啊我知道啊”
“难受的应该是你们那个小治疗吧”
“哎呀谁都会退役的啦”
“我们不退哪有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
刘小别:“......”
找他要安慰真的这一年做过最智障的事情,刘小别翻了个白眼,上楼睡觉。

毕竟都是十八岁的成年人了,袁柏清迅速调整好了心态,回归了先前的吵吵闹闹,唯一的变化只有两个前辈从王杰希方士谦变成了王杰希邓复升,一起嗑瓜子埋汰王杰希的人换了一个而已。
刘小别也认识了蓝雨的新人徐景熙,时不时自以为随意的套几句关于黄少天的话。
直到一天袁柏清像看怪兽一样看了刘小别一天,刘小别忍不住问他是不是眼斜了。
袁柏清道:“不是,就是昨天徐景熙和我说,你喜欢黄少天?”
刘小别:“......”
再也没去问过徐景熙关于黄少天的事。

黄少天这阵子很难过,辅导刘小别的事情被经理发现了,连得喻文州一块儿被叫去谈话。
蓝雨选择的夜雨声烦的接手人是卢瀚文,年龄还小没有出道,为了保持夜雨声烦接手人的神秘感,对外也没有宣布,但主力战队的人都是知道的。
剑圣不去训练自家战队接班人,反而去教别的战队的剑客,怎么想都不合理。
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喻文州无奈道:“训练卢瀚文都没见你这么认真,你到底为什么?”
黄少天看了眼搭档,默不作声。
喻文州也不再说话,两人在楼道中静立无言。
大概是不回答是不会让走的了,黄少天腹诽一句,开了口。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啊,矫情点就是感觉比较像我以前吧,王杰希也说了他可塑性很强,但他毕竟是个魔道,就算能塑也塑不好,刘小别天赋很强,要是功不成名不就,多可惜啊。”
“经理只关心战队利益,你总能理解的吧,况且我训练他是我对他知根知底,他又不知道我,我也没把你的什么战术告诉他,怎么就不行了啊。反正我就是喜欢,有本事把我解约啊。”
“别闹了,少天。”喻文州眉头紧锁,“你,差不多得了。”
楼道里一阵静谧,偶有一个青训营的孩子路过,看到喻文州黄少天,赶紧转身回去。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你要是从蓝雨走了也没有其他战队会接你,而且你的打法是特殊的,就算教给刘小别,也和微草的团队战术脱轨。王杰希昨天和我说过了,他的队员还是他来训练好。”
“别让我们都难做人了,少天,刘小别年纪小,你也是22的人了。”
这场谈话徐景熙并不知道,刘小别更不知道。
他只知道王杰希对他的训练变多了,专门训练他的团队意识,并且不许他额外碰电脑,说是要保护手。
刘小别心怀歉意地对黄少天说。
“有功夫了就找前辈啊。”
黄少天的回答却很冰冷。
“听你队长的就行了,我以后就不给你训练了。”
“为什么?”
难道是做了什么激怒他的事情?还是自己对他不明不白的感情被他察觉了?或是徐景熙和他说了?
没等刘小别思考结束,黄少天回复道。
“夜雨声烦有接手人了。”
一句话如五雷轰顶,刘小别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我要去训练我的接班人了。
心中顿时晦涩翻涌,末了又想,不同战队本就不应该有这么多战术上的接触,他黄少天,一直都不是他的专属导师。
这之后,二人再没什么交流。
新赛季来的很快,叶秋退役,同期的孙翔接手一叶之秋成了嘉世队长,张佳乐退役,同期的邹远接手百花缭乱成为百花战术中心,新秀战队轮回挖来了一个副队,听说解决了轮回一枪独秀的问题,微草方士谦退役由高英杰补全空位,双治疗转为双魔道。
刘小别没什么感觉,依旧练习着操作意识和操作手速,微草加训的时间不长,晚上回宿舍洗完澡还能一起吃泡面唠嗑。
但是柳非进不了男寝,上学时的朋友都在上晚修,晚上太无聊,复赛前一天吵着要一起出去吃夜宵。
王杰希还有工作不能去,周烨柏年龄最长,便让他看好了刘小别袁柏清和柳非,不要太晚回来。
一行四人兴冲冲下楼,和蓝雨全队撞个正着。
袁柏清朝徐景熙打招呼:“嗨,小天使。”
徐景熙也友好的招招手:“嗨,双皮奶。”
喻文州笑道:“你们也去吃夜宵?一起去吧,我请客。”
说的周烨柏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蓝雨队员一年见不了几次联盟的姑娘,见柳非在特别激动,说什么也要一起去。
正犹豫,黄少天忽然上前一勾刘小别的肩:“走走走,不吃白不吃啊。”
刘小别吓了一跳。
刚刚他正躲在柳非后边观察黄少天,想着要不是去打个招呼,什么时候去,说点什么的比较好,他会回点什么。结果就被意淫对象一揽,差点摔倒,半靠在了那人身上。
黄少天笑道:“干嘛呢,路都不会走了。”
刘小别赶紧站直身子:“谁让你忽然拉我,绊到脚了。”
有了这么一个插曲,周烨柏也不好再退却,宿敌战队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去吃夜宵,喻文州笑着说明天让王杰希来买单。
趁着队友都闹成一团,黄少天对刘小别道:“是不是生气了?这之后就没找过我。我知道你肯定生气了,但是没办法,唉,有些事情不是天下第一就能身由己的,你看叶秋也是,啧,谁信他是退役。”
游戏职业选手顶着社会舆论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更让人崩溃的是俱乐部的压力,刘小别虽然不知道叶秋出了什么事,但明白这一点,他点点头不多做评价,只说自己的事情。
“这有什么好生气的,你本来就是蓝雨的。”
刘小别说着,突然鼻子一酸,生怕嗓子哑着被听出来,赶紧收了声。
黄少天笑了笑,想用惯用的闲话调节气氛,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能蒙头喝了口茶。
“刘小别。”沉默半晌,黄少天突然叫到,“其实我挺喜欢你的,如果能的话,我退役后我们在一起吧。”
战队禁止内部恋爱,也禁止队队恋爱,蓝雨微草都是如此,只能等到退役。
刘小别故作不经意地擦了下眼角,残留在手背上的液体不只是甜的还是涩的,他弯了下嘴角:“好。”
是从何时起对他有这种念想的呢?半年未联系没有断掉情愫,只增加了对他的思念,使得在他告白时不计后果和不定因素的就答应了?
退役可还有6年。

某一天王杰希无意间[可能是故意的]说出了天下第一贱就是黄少天的事实。
刘小别:“......”
王杰希满脸尴尬:“所以说,嗯,你进微草,他也有功劳。”
刘小别完全不想知道。
刘小别:“难道真的不是因为我的那些公会战绩?”
王杰希:“想什么呢孩子,青训营哪个都比你强,少做梦了。”
啪嗒,梦醒了。
刘小别怒吼:“难道我就只是因为老婆才上位??”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