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iel

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专注入冷坑邪教党千年发狗粮。

[妈舞]宇宙第一小皇子

·圈地自萌
·妈舞rps,攻受无差,雷绕谢谢
·重度ooc,加yy
·立誓了是一定要写的。

飞机降落时舞王胸腔里咚咚得响。

并非第一次踏足上海,也不是没见过队友,如果算上微信群聊,大概几天前才见过面。

理应不那么紧张的,或者是激动。

耳朵闷住了,外界声音不太清晰,舞王揉着耳朵咽口水,按照指示朝取行李的传送带走。

昨天的比赛打到很晚,贯彻着“电子竞技没有休息”的理念,赛后大家也没有过多庆祝,通通被逍遥老师赶去做手操然后睡觉。

舞王也和妈大调侃几句后就断网失联,从冰箱里拿了瓶冰可乐,借着广东并不十分温暖的夜晚给自己的手和心降降温。

晚上喝可乐不是好习惯,舞王摸摸鼻子,将冰可乐放在一边,十指活动在大腿上模拟敲键盘,回忆为数不多的几次失误和失败的躲闪子弹。

深夜自然是静谧的,使得舞王特地调低的铃声格外响亮,他敲击大腿的手指一顿,没做多想拉着数据线拿过手机直接按了免提。

“喂,陈昭宇。”

舞王眉头一皱,刻意放轻的声音也影响不了他认出对方是谁,妈大特有的咬字方式使他即使用变音器也认得出来。

“你没睡觉,小心被逍遥老师发现了。”

妈大在被窝里舔舔嘴角,忍不住轻笑几声,一阵翻身带来的被子摩擦音传入音筒。

“没事的啦,他去催李叔叔睡觉了,才不会管我的,你不也没睡吗?”

舞王有那么几秒无言以对,用拖长的鼻音防止冷场,他是想说话的,说今天的比赛,说今后的训练,说下次也得加油。

可这些都不用言语。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东西,再说显得啰嗦累赘。

“怎么啦陈昭宇,我打你电话激动的话也不会说了吗?宝宝魅力四射无人可挡隔着万里电磁波也传的......”

这人说起来又滔滔不绝,舞王忍不住笑了下,心中原本存留的澎湃激情终于被一通骚话打消干净,心境回到了平日里训练时的平静,和训练结束后的困倦。

“喔,黄梓宝宝,未成年不休息长大肾虚的哦。”

舞王打了个哈欠,把手机拿到耳边,更加清晰地听到了妈大因为闷在被子里而更加急促的呼吸,忍不住加上一句。

“可你妈别憋死。”

“哇靠,有你这么咒队友的吗?我死了你们这群菜鸡还怎么打比赛啊,宝宝这么牛逼怎么能死的这么憋屈,我可是......”

“好好好好。”舞王连应几声尝试把接下来的骚话堵回去,然后他意外的成功了,妈大安静了下来,然后又出声叫他。

“陈昭宇。”

“嗯?”舞王不明所以,“干嘛?”

妈大拉下被子,呼吸了几口清凉空气,望着漆黑天花板上唯一一块亮斑,那是外面的路灯透过窗帘缝隙形成的。

“陈昭宇。”妈大翻了个身,将被子牢牢裹在身上,“你明天是不是飞上海?”

“是啊,票都买了。”

“那我明天来给你接机啊。”

舞王忘了昨晚用潜意识回答的话,睡意袭来时脑子一片模糊不清。他拿好行李,两个半人高的大箱子,母亲为了不让他拿错还在把手上系了条紫色丝带,扎眼的很。

他环视一圈,没有看到妈大,他打开微信,奶爸在群聊回复他:妈大还在睡吧,认路吗不认我来接你。

然后他退出群聊,点开妈大的会话框,理所当然没有新消息,于是退了回去群聊给奶爸回复:没事没事,我坐地铁就行。

妈大醒来已经是傍晚,天花板上那块灯光斑早就被耀眼的阳光代替,他揉揉眼睛看了眼手机,然后一个鲤鱼打挺下床。

完了,舞王肯定已经到了。

他想起昨天半夜,他对舞王说“我明天来给你接机吧”,舞王嗯嗯几声说“好啊,晚饭顺便也请了吧”
...现在连饭点也过了吧。

妈大迅速穿好衣服,挤拉着双人字拖跑出房间。

训练室关着灯,空无一人,妈大感觉走出一步就要被埋伏在暗处的全员击杀。

他咳嗽几声,依旧没有人。大概去吃饭了,他挠挠头坐下来,翘着条腿去群里看消息。

“喂喂喂舞王来了没啊”

“我睡过头了怎么没人叫我啊”

“你们都去哪里了啊”

过了半天奶爸发了个表情,紧跟了一张和烧烤合影的舞王。

果然去聚餐了。妈大骂了句操,点开那张照片放大舞王的脸,看着舞王被拍变形的脸,莫名其妙笑了。

陈昭宇还是这么丑。他想。

没多久舞王来了消息,妈大点开会话框,跳出舞王劈头盖脸的一句:你不是去接我吗?

妈大自知理亏,打字不好体现情感,干脆直接发了语音,自带波浪线效果的加长尾音把言语中的歉意磨得干净。

舞王没搭理,只说逍遥老师让他去找Linkin,两个指挥交流交流。

Fire的老成员都比Ice要年长一些,妈大推开训练室的门,笑嘻嘻地叫了声林老师,然后注意到Linkin在游戏,笑得挺开心。

这不是个多见的现象。妈大见Linkin的时候不多,Linkin游戏时算冷静,就算骂人怼挂也没有过于丰富的表情。妈大坐到一旁,听Linkin在语音里叫“罗司令”,啧啧两声。

比起Fire新队员,明显是老成员能更好的配合,就算不参与训练,他们也能快速明白Linkin的意思。

“被妈大嘲讽了,罗司令。”Linkin忽然冒出一句,把妈大吓了一跳。

“妈大。”没等妈大回神,Linkin又叫了他的名字,然后喝了口水,在关语音前对Roy说:“晚上再陪你玩。”

然后他转向妈大,抬了下眼皮进入正题:“昨天比赛我看了。”

妈大点点头坐下,抿了抿嘴盯着电脑看了会儿:“昨天监测站那场没指挥好,大家都太累,不然我们怎么可能输给CL。”

Linkin看了他一眼:“慌吗?”

妈大沉默。

说不慌是假的,在Linkin面前也没必要掩饰。昨天那场几乎全队英雄池,能量清零不免可惜,但最主要的还是队伍心态。

心态崩了,全队都崩了,而作为指挥,没能调整策略。
Linkin开了盘自定义,掏了源氏四处乱跳:“昨天源氏打得不错,但要是舞王不抬,Q键回城多几次也说不准。”

妈大默然,拔刀源被打到残血时,他情急之下冒了句“陈昭宇我要死了”,结果直接被音障一抬,惊了一瞬后无所畏惧得转身推车。

“谁的心态都能崩,但指挥不可以。赛时指挥相当于队长,核心,支柱,打的好就夸一句,没打好也没关系,不就场比赛,输了可以再来。”Linkin往崖边一跳,再shift闪回,“你还是太浮躁,虽然认真起来看着可以,但你心还是急。”

“为什么建议舞王和你一起指挥,他比你冷静,他能顾大局,他能在你们捅娄子的时候努力去挣回来,他是个辅助,右上角没啥他的名字,但他挣一秒,就给你们一份希望。”

“舞王的话你多少能听听,让舞王带着你点,你崩的时候就有个人能给你扯回来。”

陈昭宇,陈昭宇。

在他快死的时候默不作声来奶他的陈昭宇,奶完之后又阴阳怪气嘲讽他的陈昭宇。

赌气时候说要把他放生的陈昭宇,一进游戏就忘了赌气的陈昭宇。

二话不说陪他打亚服的陈昭宇,和粉丝扬言要睡他三年不亏的陈昭宇。

“但是死刑就有点亏了。”事后舞王说起这件事,十分平淡的补充道。

妈大揉揉鼻子,把脑子里那个跳钢管舞的卢西奥赶走,转而想起了一件事情:“你刚说我嘲讽罗司令啥?”

Linkin攒了个大正砍树玩,闻言嘴角显笑:“哦,我说你嘲讽他的源。”

......。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以前怎么没发现林老师这么混蛋,虚伪的成年人。







评论

热度(26)